落魄時,懷孕老婆跟人私奔,九年後,我把十萬一沓一沓摔在她臉上

clarawong     2016-11-13     19     檢舉

我和老婆是打工時認識的,那時的她美麗溫婉,大方體貼,認識不到三個月我就醉倒在她的溫柔鄉,從此無法自拔,再也不願醒來。

曾經,我們也愛的轟轟烈烈,至死不渝。老婆家是南方的,離我們家差不多兩千公里,我們戀愛那會,老婆的家人堅決反對她和我在一起。這我理解,畢竟沒有哪家的父母會希望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遠嫁他鄉。

可是老婆為了和我在一起,不惜和她家人決裂。那年,她偷了家裡的戶口本,義無反顧的和我扯了證。

那時,我就在心裡發誓,此生一定要好好疼她,寵她,妾如此,君定不負。

落魄時,懷孕老婆跟人私奔,九年後,我把十萬一沓一沓摔在她臉上

結婚時,父母在市裡給我們買了婚房,那時我們相親相愛,同出同歸。在那個小區里,我們絕對是令人艷羨的一對兒。

我和老婆都是那種極具浪漫細胞的人,我們每天都有說不完的情話。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換來今世的擦肩而過,那時,我還經常自嘲。前世,我他媽的肯定什麼也沒幹,凈回頭了。所以才換來了今世和老婆的相偎相依。那時候,我心底滿滿的都是對愛的信仰,感謝蒼天,把老婆帶到我的身旁。

俗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當時,被幸福包圍的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種悲催竟會在我身上上演。

父親是跑長途運輸的,個人的那種,幹這一行雖然辛苦,不過收入也是不錯的。所以我們家在村裡一直過的還不錯。父親是個謹小慎微的人,跑車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出過事故。自從我結婚後,父親感覺身上的擔子一下子卸下來了,所以人也開始變得懶散,沒事的時候,喜歡喝點小酒。可是就這一疏忽,竟然攤上了大事。

那天傍晚,父親喝完酒後,忽然接到老主顧打來的電話,想讓父親幫他把一批貨拉到陝西。雖然喝了酒,可父親覺得精神頭還不錯,就接下了這單生意,可是上路後,那酒勁上來了。就這樣,父親稀里糊塗的撞上了一輛麵包車。

麵包車裡是一對年輕的夫妻,那個男的當場就死了,女的雖然保住了性命,卻永遠的失去了一條腿。本來這事父親是要坐牢的,可經過中間人的調和,那家人願意私了,只要我們願意賠付他們一百八十萬父親就可以免去牢獄之苦。

一百八十萬對於我們家來說雖然是承受不了的天文數字,可生命和健康又怎麼是金錢能夠衡量的了的。如果我們再討價還價那就是對逝者和傷者的侮這辱了。所以我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錢賠給人家。

父親賣了家裡的一塊宅基地,加上這些年的所有積蓄也不過才湊夠了六十萬,不得已,我趁老婆出差偷偷的賣了家裡的房子。可是我們住在並不發達的三線城市,雖然房子夠大,而且急於出手,所以一百三十多平的房子才賣了六十多萬。我取出這兩年攢下的五萬塊,一共湊了七十萬給父母。即使這樣,到最後我們又東拼西湊的借了五十萬才湊夠人家的賠償金。

老婆回來後,面對無家可歸的境地直接甩手給了我一巴掌,她哭著朝我吼:「你讓我怎麼辦,讓肚裡我們的孩子怎麼辦,難道讓我們跟著你慢慢去填你們家欠下的那個大窟窿」?這時我才知道,老婆懷孕了,我跪在地上,慨嘆造化弄人,可是我又能怎麼辦?

在這之後,老婆一下子和我拉開了距離,甚至於她肚子裡的那個小生命都不能暖化一點她冰冷的心。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能感覺到昔日的愛人與我漸行漸遠了。

落魄時,懷孕老婆跟人私奔,九年後,我把十萬一沓一沓摔在她臉上

母親知道老婆懷孕後,立刻又跑到小姨家借了五萬塊錢,她甚至還沒把那錢捂熱,就送到了老婆手裡。為的是不讓出生的孩子受委屈。

世人都說男人裡面敗類多,薄情寡義負心漢。殊不知,一個女人要是狠起來,一群男人都招架不住。妻子懷孕七個月的時候,留下一封信就跟著一個男人私奔了,她帶走了母親給她的五萬塊,甚至把家裡賣糧食剛收到手的兩萬塊錢也卷跑了。

那幾年是我們家有史以來過的最悲慘的時光,不僅僅是物質上的,還有來自心靈的創傷。為了早日還清債務,我和父親雙雙戒了煙,直到債務還清以前,我們沒買過一件衣服,吃的菜也都是自己家裡種的,為了節約一點電費,我們甚至連電視都不看,逢年過節,也不捨得買點肉吃。

終於,五年後,我們還清了所有的債務,那一天,父親和母親抱在一起大聲的哭,似要把這些年憋在心裡的委屈通通發泄出來。

哭過之後,父母並沒有因此鬆懈下來。雖然沒有了心理負擔,可他們仍有精神上的壓力,他們更加努力的掙錢,為的是我能夠再次組建家庭,走上人生的正軌。

可是,歷經感情的傷害,對女人,我是真的怕了。或者潛意識裡,我不希望任何人代替那個曾經為我拋棄一切的女人。許是她給予的過往太美好,雖然被拋棄,可我從不曾忘記,午夜夢回,我多麼希望那些曾經還能繼續。

再遇見她,是在我們分開九年後。

那天,公司領導為了提升企業形象派我和另外一個同事去本市貧民窟一帶發放救急。到了那裡,我們找到城中村的主任說明來意,那主任很上道,立即給當地的報社打了電話,等記者趕到後,村主任帶領我們挨家發放米麵。

直到車子停在一處青磚院旁,同事忽然趴到我耳朵處悄悄告訴我這裡有他的相好,是一位「小姐」,待會讓我照顧著多給點,還說事後把他的相好介紹給我,到時候給我打八折。

我這個同事的猥瑣早就人盡皆知了,心裡雖然鄙夷,可他的面子我還是要給的。

可是,當我看到他所謂的相好的那一刻,我整個人如遭雷擊,再也挪不動了,那個塗紅抹綠的女子赫然是我消失多年的妻子。

顯然,她也認出了我,起初的尷尬過後,她依附過來,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竟無一點不適之態,那一刻,我微抬頭,強忍住眼底的酸楚。這樣的她,不值得我掉淚。

幾天後,我又去了她那裡,有些事,我有必要問清楚。

當我看到那個長的簡直和她如出一轍,甚至打扮都一模一樣的小女孩時,我的心仿佛撕裂般的疼。

落魄時,懷孕老婆跟人私奔,九年後,我把十萬一沓一沓摔在她臉上

這時,恰好有人上門,她讓那個小女孩先招待著,拉著我就走到了旁邊的一間臥室。

她承認的很爽快,那個小女孩就是我的女兒。

我憤怒的嘶吼「你讓我的女兒做什麼?」

她笑得嫵媚,「你急什麼,那也是我的女兒,不過是讓人摸摸罷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直到現在我算是清楚了,她再也不是當年那個純潔驕傲的女子,她不僅失去了做人的尊嚴,她甚至踐踏了自己的靈魂。

我和她爭奪女兒的撫養權,可她不肯,她說女兒可是她的搖錢樹,再大一點就可以接客了,到時候,她就有花不完的鈔票了。

我發怒,直接告訴她讓她等著法院的傳票。她著急,慌忙拉住我的手說「只要我給她十萬,她就把女兒給我。」

那天,我取了錢。一沓一沓把錢甩在她臉上。但是,她卻笑著把那些錢撿起來,甚至貼上來要免費送我一次服務。

雖然,我得到了女兒的撫養權,可是那一刻,我的心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