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qqfl1688     2016-11-14     檢舉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對於現代人而言,「夜店」已經是個正當的娛樂場所,見怪不怪。不過,世界上也有個神祕的夜店,是以「嚴格的進入審查」而聞名,它就是位於德國柏林的 Berghain。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Berghain 座落於前東德地區的廢氣電廠旁,陰森的地理環境和政治餘緒,替這家夜店添增幾分神秘的色彩。無數來自各國的朝聖者都會在夜店門口大排長龍,只為了一睹 Berghain 的風采。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因為,並不是每個人說進就能進去 !

想進入夜店,必須先通過門口安管 ( Doorman ) 的篩選 ! 有什麼篩選的標準呢 ? 答案是:看安管心情,沒有準備 ! 這家夜店的門口每晚都駐著一位凶神惡煞的門神。這位知名的安管叫做 Sven Marquardt,滿臉橫肉刺青的他,卻曾上過 GQ 雜誌專訪。他的造型前衛又叛逆,彷彿是夜店精神的延伸。

排隊的客人來到他面前,他會隨機詢問 3 個問題,若他覺得你答得不夠好,或看起來不夠有個性,或者他純粹看你不順眼,你就算是有錢有勢也不給進,連小甜甜布蘭妮都曾被他擋在門外。

而這樣一家前衛的夜店自然不會拒同志於門外,甚至他們在同一棟建築內有個名為「Lab.Oratory」的區域,專門為想狂歡的同志們而設。對於許多男同志們來說,這裡簡直是情與慾的天堂 ! 只是呢,對於今天故事的主角凱爾 ( Kyle ) 來說,他的感受卻正好相反就是了 …… 嗯對,他是個異性戀。

這是店內照片,我想你應該可以想像會發生什麼事了。

凱爾這天認識了兩個新朋友,而他們非常「夠義氣」地帶著凱爾來到了 Berghain,要知道這裡可不是人人都能進去的。而在同志區里,最有名的是你在這「做什麼都可以」,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裡嚴格禁止任何通訊、拍照機器入場了。

「我一進去之後,就有人衝著我來問我要不要『來一點』,我看見了他手上的藥片,只回他我不嗑藥,然而下一秒,他就和旁邊的人深深地舌吻了起來。」凱爾覺得盯著人家瞧似乎不太好,於是他把視線轉開,卻看到一群脫得精光的裸男正在飆舞,而每個人的那話兒都挺得跟什麼一樣。他決定換個位置,點一杯啤酒,「也許我只是不小心走到 Gay 區呢 ?」

BUT,令他遺憾的是:這整間夜店都只有 GAY!!!

「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鬍子男正在狂爆另一個大鬍子的菊花。空氣中飄盪著屎和汗水的味道,我只好趕快把目光轉開。但是靠,說不定我根本不應該到處亂看的。有個男人正把他的手臂插進另一個男人的菊花裡,我沒唬爛,是整根插到手肘 ! 我一開始還以為這是在變魔術咧。」

「接著,有個打扮成納粹模樣的傢伙走到我面前,他手裡拿著針頭,一副要扎我的樣子。我嚇得要死,忽然間,整個夜店裡響徹震耳欲聾的警報聲,WTF?! 我本來以為是起火或是恐怖攻擊什麼的,然而我旁邊的一個男人詭異地笑了,他說這警報的意思是『熘冰時間』!」

熘冰示意圖,你以為會這麼清新健康嗎 ?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凱爾看到全場 100 多個男人,全部脫了個精光,開始在舞池裡一起打手槍,射出來的精液全都噴在地上,舞池地板因此變得滑溜,等到大家射得滿意,覺得精液夠多了,他們就開始以全裸的狀態在上面滑來滑去 ……

凱爾回頭一看,剛才向他搭話的人正盯著自己擼管,「我終於把啤酒瓶扔了過去,決定離開這裡。」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

然而在離開的路上,最後一個「巧遇」徹底逼瘋了他:「我看到一個男子似乎有點無助,他好像受傷了。由於我是個好人,我還是問了是否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結果他轉過身來,我看到他屁股里有個矽膠玩意兒戳了出來 …… 他解釋,那是一條假手臂,前端當然還有拳頭,他不小心塞得太深了,現在根本拿不出來,也許我可以幫他把這整根手臂抽出來 …… 不 ! 開什麼玩笑 ! 我崩潰到對他大喊了幾句髒話,然後就落荒而逃衝出了夜店。」

凱爾經過了這麼一趟「驚魂」之後,回到旅遊 / 美食評論平台「yelp」留下了上述的所有經歷,對一個直男而言,彷彿一場災難 ……

直男自述誤闖德國最神秘 Gay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