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ppop     2016-11-09     489     檢舉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蘭桂坊夜店近年生意火爆,甚至有集團策劃上市,人氣爆燈,其中一個原因是利用一班模特兒扮客,搞旺氣氛。

夜蒲蘭桂坊成為近年熱潮,加上喜愛夜蒲系列電影推波助瀾,造就蘭桂坊 club場生意大增,週末假日更是人多到針插不入,其中最多索女之地,首推擁有 Magnum Club、 Beijing Club和 Billion Club的 Magnum集團,近日該集團更籌備上市,計劃今年底前掛牌,若然成事,將創先河成為本港首間上市的夜店。

Magnum成功的秘密,主要因其行政總裁黃熙仁( Rocky)經營夜店亦別有心得。所謂店內靚女雲集,原來是他利用一班靚模「扮客」冧仔,晚晚推銷近三千元一支的香檳劏客,短短六年間為 Magnum集團帶來暴利,其他 club場亦爭相仿效。

記者直擊這班劏客女,如何在燈紅酒綠中「搵水魚氹傻仔」,當中有人向本刊爆料,她們為了跑業績,也不惜扮可憐、施嗲功,甚至跟客大跳辣身舞,施盡渾身解數冧客買香檳。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每逢週末門外都現人龍,比羅湖海關還熱鬧。

蘭桂坊目前「熱爆」的 club場,大大小小約有三十間,其中 Magnum集團的 Magnum、 Beijing最好生意,每逢週末和假期,門口更誇張到出現人龍等入場。即使每位入場費要四百元,開貴賓檯最低消費要七千元,一眾蒲精仍是前仆後繼等入場。

直言視 Magnum為第二個家,週末「唔蒲唔安樂」的蒲精阿 Sam,本身任職金融業,一說到自己多年蒲經就興奮莫名,「飲酒返屋企都得啦,落 club為咩啫,溝女,攞 face吖嘛,呢個場最多索女,獵到女神機會高好多。」他說最重要是把不同索女合照擺上 facebook曬命,「 Post張合照相,一句喺 club溝到個女神,閒閒哋多幾百個 like呀」!

Club場花錢如流水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劏客女開工前於舞池扮客,要等人多時才入戲扮 high。

Club場是燒銀紙的玩意,一杯用來「漱口」的 Long Island雞尾酒也要一百五十元,一支 1.5升的 Moet& Chandon香檳「見得嚇人」也要二千九百九十元,一晚少說也要數千元消費。花錢如流水,由於 club場玩家的潛規則是「有檯有實力」,大家藉著檯上香檳炫耀、比併身家,香檳於是成了獵女的必需裝備,所以不愁銷路,「除非好靚仔,否則難得有個女仔肯坐在你身邊,為扮豪,開酒花錢自然好似倒水咁快。」

業內人士 Kat姐直言,早在兩年前, Magnum的大股東葉茂林(耀才證券主席),已有意將旗下 club場搞上市,身為其軍師的行政總裁黃熙仁( Rocky)就獻計,通過一間製作公司 Club Kingdom名義搞旺場,藉此吸引多些男客消費。該公司於是成立 Model Department,聘請約三十名在娛圈不紅的靚模扮客,混入店內冧仔買酒。

索女假 clubbing

她們在工作上名為 display model,每晚「滿場飛」找尋獵物,但不少客人根本不知她們在開工,因她們的性 感打扮與女蒲友無異,還以為飛來艷福,香檳開完一支又一支,「呢招好聰明,男客落 club為溝女,滿足虛榮心,有班女在推波助瀾,開酒自然爽手啲。」此外一些熟客雖明知這班 model的身份,但帶一班朋友來消費時, model也識趣主動上前應酬助興,有面之餘也不介意幫襯買酒,故生意愈做愈旺。其他 club場見此「造市」招奏效,亦紛紛仿效,一時間,整個蘭桂坊出現索女雖多,但不少都是來開工的假象。

廿多歲的 Kinki曾經在 Magnum做 display model,她透露時薪有二百四十元,一個星期大約返三晚,每晚四個半鐘,單是底薪已有一萬三千元,「閒日冇乜客的時候就扮花樽,在吧檯企嚇,在舞池跳舞,營造索女滿場飛的效果,不過主力都係 sell酒,每支酒大約抽傭 5﹪,連佣金計,一個月收入都多過二萬元。」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劏客三部曲1.Wolver(左二)和其他劏客女在吧檯狩獵。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2.開始拗腰嗲客。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3.跟經理對數,點算當晚獵獲佣金。

搏殺格月入近三萬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劏客女晚晚換上戰衣,出發開工。

每個 model都有自己的劏客撒手鐧,各靠外形、嗲功,或玩得夠癲夠放, Kinki強項是樣子清純,看來沒有殺傷力,原來亦是劏客高手。她自爆專向樣衰、孤獨精落手,更作一個 KO手勢解釋自己的必殺技,「例如條友霉咗成晚,突然有個女仔主動過來,同佢傾偈,佢一定笑曬,當佢問我飲咩,我就話香檳,男人通常要面子,孤獨精更加唔識反抗,一句冇問題,搞掂!」

記者多晚在 Magnum、 Beijing觀察,發現每晚凌晨時分,都會有養眼的劏客女乘搭職員專用的電梯,到威靈頓廣場五樓 Magnum工作間打卡,該處保安嚴密,有南亞裔保安員看守門口,約十五分鐘後,她們換上性 感戰衣落樓,然後按更表到集團旗下不同 club場上班。

Kinki解說, Model Department的管理很制度化,她們上下班都要「嘟指模」打卡,跟更表到不同的 club場賣酒,客人賬單會註明她的藝名,以便計算成績和佣金,「有專人做統計,計每個 model業績,唔合格下星期就會消失。所以每個女仔一星期都開到幾萬元的酒,但真係超大壓力,有時會叫朋友上來玩幫手跑夠數。」而為了加強劏客女的推銷本錢,符合集團的高貴形象,公司還特地聘有髮型師、化妝師為她們扮靚,又會開班教授劏客技巧。

直擊冧客開香檳

萬聖節前夕,記者目睹五名劏客女頭戴紅色魔鬼角頭飾,浩浩蕩蕩往 Magnum開工。由於蒲精仍未「報到」,劏客女於是在舞池上扮客跳舞,可能返一行厭一行,各人都神情呆滯,只有當中的 top sales Wolver自得其樂扭動蛇腰。「 Wolver解獵狼者,改得呢個名,可想而知賣酒幾拼搏,佢嘅舞姿好誘惑,加上樣子甜美,嗲功一流,一個星期可以跑到廿萬數,所以公司特別恩准佢返五日工,月入三、四萬元。」 Kinki說。

凌晨一時半,客人愈來愈多,劏客女陸續找到獵物,其中有巴西血統,擁有夾死螞蟻上圍,綽號「愛美神」的劏客女率先跑出,在吧檯成功搭上兩名黑人客,只見「愛美神」施盡渾身解數,與客人大跳辣身舞,其間一名客人更從後不斷用身體磨她的臀部,十分意淫。辛苦得來有回報,該客在兩小時內開了三支 Dom香檳,埋單約一萬元。

到凌晨四時收工,劏客女聯群結隊,乘搭職員專用電梯,返回工作間,十五分鐘後她們換上便裝,離開公司一起去消夜。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豪客會藉著檯上香檳比併身家,有時更會要求經理安排 model(左三)坐檯搞氣氛。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中介人不時在龍友討論區招聘「扮客」 model,還表示可介紹飯局。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收據上詳列了扮客 model的名字,以方便計傭。

難以守身如玉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Kana爆料會把香檳倒掉,以免飲醉。

「其實公司都怕影響形象,所以嚴禁 model同客人有親密接觸,唔准攬仔、錫仔,親密合照都唔可以,仲講到攬一下就罰一百蚊,以免俾人覺得個場低級,但現實歸現實,守身如玉點跑到數,所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經理隻眼開隻眼閉。」 Kinki說,其實部分 club場老手都知道劏客女的存在,但有時宴請大班朋友,想有索女助興,陪飲陪玩,於是會要求相熟的劏客女替他開檯搞氣氛,讓她在當晚的賬單抽傭作酬勞。

而港男心態,付四百元入場費,總希望取回「著數」,甚至更多的回報。另一名劏客女 Kana對此坦言,食得鹹魚抵得渴,預了給客人抽水,「啲客通常會愈挨愈埋,攬嚇腰搭膊頭,搭膊頭仲可以接受,但攬腰通常會縮。最憎鬼佬客,成日以為香港女仔好開放,試過有客攬住我條腰,已經縮緊,點知一手揸落我 pat pat,嬲到爆。對住只抽水,唔開酒嘅客,會故意黑面求甩身。」她說時四周睨一睨,一臉不屑。劏客女通常月入兩萬多元,但很多 model除了賺佣金外,還有另一個想法,就是希望藉助 club場這塊踏腳石,有機會結識經常夜蒲的電影圈監製,甚至可被富二代看中,飛上枝頭變鳳凰。「 Niki以前是間 club的 model leader,之後被人賞識去咗拍電影《夜蒲三》,另一個 model最近仲辭咗工,話要準備選亞姐。」由於跑不夠數炒魷,也少了上位的捷徑,故一班劏客女平日都施盡渾身解數,以保住份工。

為免飲醉「蝕底」,劏客女也有絕招自保,就是經常暗中把酒倒掉,「成晚咁長,飲唔到咁多,通常趁客人不覺,偷偷倒酒。」 Kana陰陰嘴笑,男蒲精掏光荷包為求她們一笑,結果卻想不到幾千元一支酒倒入了冰桶。

上市益大股東骨水

就搵靚模扮客谷生意的手法,記者上週一連幾天在中環等候搞手 Rocky的出現及其回應,但他一見記者出現,即駕車高速駛離現場。週日記者致電他的手提電話,他一聽是《壹週刊》訪問,便即匆匆掛線。

Rocky曾向外自言當辦公室助理出身,後因炒賣成衣配額而賺了第一桶金之餘,還因此結識了不少紡織界富豪,之後他不但拉攏富豪友人打本給他搞夜場,還積極炒樓,但次次他都是衰收尾。

由一九九四年的加州豪園,至青衣盈翠半島、灝景灣、荃灣愉景新城等,當年 Rocky不時以炒樓專家口啓向傳媒放風,最高峰時期,所持之物業總市值高達二至三億元。及後更參與炒籌活動,曾大手入票六十張認購維港灣、又入票四十張認購九龍站漾日居,連元朗御豪山莊也入票逾六十張,但九七樓市爆煲後,他即忽然變得低調。翻查記錄,由○二至○四年, Rocky有份參與的炒賣物業,有些已被人入稟法庭及成功收樓。

AMTD證券業務部總經理鄧聲興曾表示,夜店上市「一定有得做」,他指出夜店業務擁有強勁現金流,況且飲品毛利非常高。不過,他認為夜店生意存在一定風險,維持客人的忠誠度是十分難,因新鮮感一過或有新的競爭對手出現,夜場每每會因而盛極而衰。

有不願公開姓名的財經分析師指出,夜場上市最終是益了大股東骨水走人,而他對葉茂林吹捧夜店概念更是不表認同,「其實大股東過度樂觀,佢話經濟差唔影響夜店生意,點會無影響呀?經濟一差,奢侈品往往首當其衝,除非真係有人 clubbing當飯食,唔蒲唔得咁就無影響啦。就算單以財經角度睇,夜場生意係好高波動性,夜場股票值唔值自己決定啦,不過我唔會搏呢啲股票囉,萬一間場酒牌續唔到,就差不多等於執笠,酒牌唔似澳門賭牌一簽就十年八年呀!」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葉茂林與 Rocky因早年炒賣成衣配額而認識,後更打本給 Rocky開夜場,自言愛蒲的葉對夜場生意甚為樂觀,不單計劃在蘭桂坊再開新場,更想將之擴展至內地。(《蘋果日報》圖片)

老蘭夜店古惑招谷上市! 小心中左伏都唔知!

GreatDaily

導演錢國偉(左)推動蘭桂坊夜蒲熱潮,夜場搞手 Rocky(右二)亦常伴其左右出席活動。(《蘋果日報》圖片)

Club場酒水賺暴利

本港 clubbing熱潮早於九十年代已興起,蒲友會遵守嚴格的 dress code,穿著整齊的蒲衣到高級裝修、播放外國音樂的 club跳舞狂歡兼識人。當年較知名的 club有 Canton等,都是娛樂圈中人慶功宴、搵工作機會的場所。

香港酒吧業協會副主席錢雋永表示,金融風暴後經濟蕭條, club場沒落,檔次較低的 disco取而代之,例如 348等冒起,令 disco淪為毒販散貨場,經警方大力掃蕩,不獲發牌,逐漸沒落。○七年,隨著經濟漸漸繁榮,投資者轉為在中環蘭桂坊重搞 club場,一洗過往 disco烏煙瘴氣、品流複雜的形象,改走高檔路線,更與電影公司合作,拍攝有關夜蒲的電影。錢雋永說,劇中宣揚消費得起,自然識到索女的訊息,備受年輕一輩追捧。

他又稱,受這股熱潮刺激,蘭桂坊 club場愈開愈多,大大小小的場約有三十間,原因是開 club場搵到快錢,利潤奇高,「最搵錢係酒水,一杯 coctail成本不到十元,但售價至少一百元,大酒利潤亦有三至五倍,以一個萬呎的大場計,在星期四、五、六的旺日,約容納六百人,以人均消費一千元計,一晚就有六十萬元營業額,當然亦要扣除鋪租、人工等開支,但利潤仍然和味。」